西夏国的汉斯小木屋。

继续解锁西夏国的西夏啤酒。其中西夏果啤的瓶子上赫然刻着汉斯小木屋五个字,隐约记得这个是在西安喝过一款果啤,上网一搜,果不其然,汉斯小木屋隶属青岛啤酒,在西安、榆林、汉中、宝鸡、渭南等地都有生产商。

看来啤酒的集团是集团,牌子是牌子,生产商是生产商,好比Tiger啤酒,是亚太的牌子,一提Tiger大多会想到是泰国的啤酒,其实也是新加坡的啤酒,因为不同的生产商,有了同牌不同酒。平时穿的衣服也是,在鬼佬的地界儿买个鬼佬儿的牌子最后一看Made in China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西夏国的啤酒。

又入西夏国,当然必须有西夏的啤酒伺候着。在北京一般来说,玩儿骰子这项活动,是在第一场儿酒足饭饱儿之后的第二场、第三场才会有的智力和酒力并济的一项竞技活动。而在我去过的两个城市,厦门和银川,则是在吃饭的当口儿,哗啦哗啦的摇骰子声儿,和叫骰子声儿就会不绝于耳,俨然一副要什么三四五六场,一场就要喝趴下的节奏。

总感觉世间的啤酒是会越喝越少的,比如内蒙的雪鹿啤酒已经换上了燕京的啤酒盖儿,老北京的五星儿啤酒早已绝迹,今年五月去厦门,想再喝一口十二年前的大白鲨啤酒,却再也遍寻不到。还好到了这里,有西夏、乐堡相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