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国的啤酒。

又入西夏国,当然必须有西夏的啤酒伺候着。在北京一般来说,玩儿骰子这项活动,是在第一场儿酒足饭饱儿之后的第二场、第三场才会有的智力和酒力并济的一项竞技活动。而在我去过的两个城市,厦门和银川,则是在吃饭的当口儿,哗啦哗啦的摇骰子声儿,和叫骰子声儿就会不绝于耳,俨然一副要什么三四五六场,一场就要喝趴下的节奏。

总感觉世间的啤酒是会越喝越少的,比如内蒙的雪鹿啤酒已经换上了燕京的啤酒盖儿,老北京的五星儿啤酒早已绝迹,今年五月去厦门,想再喝一口十二年前的大白鲨啤酒,却再也遍寻不到。还好到了这里,有西夏、乐堡相伴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