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和埙。

笛和埙今早,把横笛重新操持了起来。竟然连吹响都困难。后来平心静气,调整呼吸,算是找回了感觉。

看来,这放不得,也急不得。放则生,急则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