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自由的人,是可以忍受奴役重担的人。

livefreeordie纪伯伦的「离别时,我的爱不曾旧老」阅读过半,乍读到“真正自由的人,是可以忍受奴役重担的人。”这句话时,对我这个找了将近一年自由的人是一个惊醒,进而想到了「肖申克的救赎」里的杜弗伦,黑暗的紧闭并不能阻挡他的脑海里想起莫扎特的音乐,进而想起年中的一个感悟,心灵的自由才是真自由。其实自由从未走远,只是被自己蒙蔽的难以到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