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着走路。

只有执迷,缺乏思想昨日不带眼镜走路体会。

首先眼前茫然,然后想到了放下分别心,让分别的一端属于另外一端。比如清晰与模糊,所有都是清晰的,只是模糊在所有清晰的事物中占的比重不同,而且这个比重还会变。反之亦然。

比如远方100米的一棵树,他本清晰,看树的若是个近视眼,前行50米,会越来越清晰。看树的若是远视眼,后退50米,会越来越清晰。树,还是那棵树,没有变化。至于有多清晰,取决于看树的人。

又想,本我从未改变,也是如此之清晰或不清晰,只是在生活中,外我在本我中的比重,影响了我们。 再想,本我外我本是一体,一个内在一个外在,内在决定外在,外在体现出内在。外我在本我中的比重越小,或越与本我趋近一致,那么外我所体现的,也就越趋近于“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