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人妖和租妻的胡思乱想。

昨天带父母看了芭东的SIMON cabaret,看完感觉他们很辛苦,在我的脑海里没有sex,只有对他们的怜悯。他们浓妆艳抹,她们能“歌”能舞,他们强颜欢笑,她们作为泰国社会底层却给各个不同阶层不同肤色人种带来一场欢乐,一场盛宴。他们的生命是一个怎么样的剧本?若我如他们站在台上一样,我估计我笑不出来。演出也很精彩,第一次看人妖表演,并不是之前所想象的sex sex还是sex,他们会新疆舞,会韩国舞蹈,会踢踏,会西洋舞,除了他们不能唱出来只能对口型。散场结束,和他们合影,特意多给了小费,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些了。

昨天晚上在芭东酒吧街,看到有冒充人妖的女人浓妆艳抹的让一帮鬼佬调戏,拍照收小费,鬼佬们还很happy,但是我却对这种行为不耻,她们不太尊重人妖这个职业。

昨天下午在酒店门口喝酒,也看到之前老墨说的东南亚租妻现象,我看到的只有泰妹的可怜,可能从预防AIDS方面来说,租妻比召妓更好一些,但是从出卖的东西来看,我更赞成召妓,一个出卖的是一副臭皮囊,另外一个出卖的是灵魂与思想。她们欢笑,但不是真的欢笑吧,她们悉心照料着短暂伴侣的起居,生活,以及满足他们的需求,把自己花样的青春奉献给了皮肤褶皱的领着资本主义福利在这里享福的鬼佬儿。可怜又无奈,我想是这样。

也许存在即合理,还是希望他们与她们能真正的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