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帮助埃塞的人们。

昨天凌晨四点,赶去巴士站前往埃塞东部,带着提前买好的十多张大饼,悄然放在桥下正在熟睡的人们旁边,再悄悄的回到了巴士站。当我弯下腰、蹲下、放下食物的时候儿,有一种感觉,不是怜悯,不是同情,不是满足,不是渴望,不是喜悦,是一种难以明状的感觉,或许只有到了这里,在这个时刻,做了这个事情,才体会得到。与此同时,埃塞的酒吧在凌晨四点的音乐仍隆隆作响,在这里,感觉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格外的清晰分明。在埃塞南部的奥莫山谷,除了明码标价的拍照给钱,还可以给他们带去一些药品,消炎药,酒精碘伏之类的,是他们需要的,用钱也换不来的。向导说我可以帮助他们,当时我没有明白,但是看到小孩子的胳膊上的伤口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触目惊心,再看全身上上下下十多处,自知帮不了他们更多,只能把药品都留给了他们。并且在之后的旅途中,遇到其他的游客,也会告诉他们,去往埃塞南部,可以给他们带些药品过去……看过的风景记在心里,经历的事情就随风而去,继续向前走,体验这声色犬马的花花世界……纪伯伦的先知,沉思录,道德箴言录,六祖坛经,老子以及西方灵魂学,在这几年,深深的影响着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